zxi0x精华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五十五章 澤豐雙花熱推-v4xxa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冷璃来到人族一路游山玩水,两个月后才来到泽丰城。他身边只带了一个侍妾水月以及侍卫夜暗。
宁家主宁三风从那位大人口中得知有一位非常尊贵的客人即将到来,让他好生招呼,切不可怠慢。
他很纳闷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傲慢不可一世的大人也要谨慎对待。
他鞠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试探,“大人,您说的这位尊贵的客人不知有何喜好,我也好有个底,怕招待不周,让客人不高兴。”
红色烟雾悬在半空中,摇曳不停,涔冷的嗓音闷沉,“不要试图打听他的任何事,你只要好生招呼就行。记住,他若是有任何闪失,整个人族陪葬。”
宁三风心中一震,额头冷汗涔涔,他恭敬的答了声好。
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得知那位客人今日就会进城,他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候。
等了一个时辰,他的皮球腰都快折了,才看见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的驶过来。
他心说这么骚包的红色,应该是这辆没错了吧。
那位大人说贵客喜欢红色,这马车也正好是大红色,四个角上还有红色镶金流苏,随着马车的走动不停的摇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姑娘出嫁。
马车停在城门口,按例接受检查。守城的守将手握战戟,大刀金马的站在城门中央,一手伸直摆出一个“停”的姿势。
都市之最强
“马车上是何人?”
驾车的夜暗冷冷的抬起眸子,鹰隼般锐利的的眸子寒气逼人,看的守将头皮发麻。
但这是他的职责,他必须检查清楚,要是让临城的奸细偷溜进了城,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车上是何人?请下车检查。”他又公式化的说了一遍。
背负阳光 满座衣冠胜雪
一声娇俏的嗓音,媚意十足,“璃皇子,这小小的人族居然敢拦你,真是勇气可佳啊。”
马车内水月仿若无骨般柔软的倚在冷璃怀里。
冷璃依旧是一身红衣,红的胜过似火的玫瑰。一只手十分不老实的在水月身上游走,脸上神情却又清冷平淡,沒有半分旖旎之色。
他缓缓的勾唇,本就妖娆的脸上更加勾魂摄魄。“既然来到这里,就配合他们玩玩。”
他将怀中的水月丢在一旁,朝外不咸不淡的喊了一声,“夜暗。”
夜暗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下了马车,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
这是妥协的意思,守将自然明白。他走过去正欲伸出手撩开车帘。
不远处的宁三风见状赶紧小跑过去。
他刚刚一直在一旁观察,生怕自己认错人。但是只瞧这马夫就已气势不凡,马车上的人那自不必说。
不管是与不是,他即已在这,就不能袖手旁观。要知道越是尊贵的人脾气越古怪,让他知道自己在旁边看戏,日后伺候起来,还不得处处刁难。
第一次照面一定要在贵人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他跑过去制止守将作死的手,“李将卫等等。”
李将卫皱眉不悦的看着来人,发现是宁三风,脸上神情稍稍客气了些许,“原来是宁家主,不知您这是何意?”
宁家主沒有回答他,而是先朝马车方向抱拳行李,恭敬的问道,“请问可是冷璃冷公子?”
马车内的人沒有出声,倒是夜暗蹙着眉宇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敢直呼主子的名讳。”脸上不悦的神情十分明显,眼神透着高高在上的不屑。
宁三风气的要死,心里直骂道:你不也是个奴才,装什么架子,狗眼看人低!
但是他面上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讨好的哈巴狗模样,“在下不敢,在下是奉命来接冷公子的。”
冷璃听到他的话,忍不住问道:“天叶那老家伙为何不自己过来?”
天叶是他魔族穿插在人族的一颗棋,据说在人族混的风生水起。
“这…”宁三风为难,冷公子口中的天叶,他猜想应该指的就是那位大人。只是,大人为何不来,他又怎么知道嘛。
想知道干嘛不自己去问问,他一个小人物,哪知道那么多。
冷璃似乎也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算了,走吧。”
李将卫被宁三风忽视,心里不畅快,这些人当他是个摆设,说走就走的?
他脸色冷了下来,“宁家主,你们有什么事等一下再说,我现在要执行公务。”
宁三风转过头,压低声线,“李将卫,冷公子是我府上贵客,看在我的面子上,通融一下,改日请你到我府上喝酒啊。”
说完,作势拍了拍他的手,借由宽大袖摆的遮挡,将一张银票塞进了他手中。
李将卫心中一喜,赶紧将银票藏进怀里。
这一切做的十分隐秘,又有马车这么大一个遮掩物。是以即便城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小部分人,也还是没有人发现两人在行贿受贿。
不过,
李将卫为难的看了一眼围观的人,“宁家主,你看这……”
这么多人他总得做做样子吧。
宁家主表示他都懂。
李将卫点了点头,随意的掀开帘子,敷衍的瞧了一眼,便摆手,“沒什么问题,放行。”
其实,他这一眼,什么都没看清,只瞧见一大片红,红的晃眼。
这什么冷公子的口味还真是奇葩,一个男人居然喜欢红色,想想都渗人。
就这样,冷璃跟着宁三风回了宁府,住了下来。这一住就住了好几个月。
冷璃这几个月在泽丰城没事就逛青楼,喝花酒,下馆子,到处招摇。
偏偏,他花的还是宁家的银子,这可把宁三风肉疼的,想了好些歪招将这些流出去的银子又从其它地方弄回来。
宁三风每次听下人来报冷公子又从帐房领了多少万的银子,心肝脾胃肾都纠着疼。
这是谁家的纨绔公子,赶紧领走,他养不起了。再这样下去,宁府要被他霍霍完了。
可是,他不敢,还得小心伺候。当牛做马都不是这么当的。
冷璃渐渐的在泽丰城闯出了些名声,虽然不见得是什么好名声。但,有他那张脸就够了。
他这张脸一出现就在泽丰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此还跟泽丰城第一美男墨君羽并称:泽丰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