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srv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一章 貧道上清傳人青萍子展示-prfl0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将颜含雨和墨厝收入进《六祖释禅图》,安置在乾坤界中。
如今的《六祖释禅图》中,一共有两座大世界,各占一半天地。一边是乾坤界,一边是六祖的残破神境世界。
接天神木和菩提树,皆是天地灵根。
幸好现在里面的生灵还很少,修炼者也不多,暂时没有出现灵气枯竭的现象。
但将来,随着世界中的修士,对灵气、圣气的需求越来越大,肯定是需要去宇宙中寻找一处空间脉络交汇的地方,来承载大世界。
图卷承载的世界,有太多局限性。
……
看完岚君的资料,张若尘心中已有定计,悄然回到火种大会的会场,没有变化容貌,直接以黄牛道人的模样现身。
天色暗下来,会场所在的这片殿宇灯火通明,天庭旗下的顶尖大世界都有神灵前来,对天初文明的火种,是势在必得。
“据说,谁能邀请到天初文明的火种,就能得到青天镜和九宫神印两件神器中的其中一件,还能获得观悟《洛书》的机会。”
“《洛书》?这可是道门第一经典,堪称道源,外人根本无法观悟修炼。即便是在天初文明,能够修炼到《洛书》的修士,怕也不到十位。天初文明竟然愿意将它拿出来?”
“不拿出来?就凭火种,守得住《洛书》?还不如现在就拿出来,做为谈判的筹码,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依我之见,神器和《洛书》虽然都是惊天至宝,可是就算争取到了,也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真正有价值的,其实还是跟随火种一起被带走的天初文明的文明宝库。”
“天初文明传承了多年,宝物何其之多,只是神石,怕都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以说,文明宝库就是天初文明火种未来发展壮大,甚至再次开辟一界,建立独立文明的最大依仗。”
“只要将火种迎接到我们的母界,我们也能从中受益。”
……
张若尘略微感知了一下,听到无数神灵传音的密语。
在圣境修士的会场,张若尘看见了风岩和项楚南,没有与他们交流,只是,从他们桌上,提走了一坛神酿。
边走边饮,狂灌不止。
风岩露出担心之色,起身提醒道:“道友,那酒非同一般,是火炎精晶和元会朱果酿成,喝太多,连神灵都承受不住。”
张若尘没有理他,大袖飘飘,径直向诸神的会场而去。
轩辕涟的黄金车架,依旧停在会场中最宽阔的位置,九尊骨族神灵的气息浑厚,时而发出低沉的嘶鸣。
依旧还有神灵前去拜会。
此刻,站在黄金车架前方的,正是岚君。
岚君面容阴柔,脸上长有花瓣印记,手持一柄折扇,拱手向车架行礼,随后与轩辕涟对话,面露笑容,谈论着什么。
破风声响起。
青铜铸炼的酒坛,足有箩筐那么大,飞向岚君。
谁都没有料到在火种大会上,居然会遭到攻击,岚君本能的侧身闪移,避开了青铜酒坛。
“嘭!”
桃花扇
青铜酒坛狠狠的撞击在黄金车架上,因为速度太快,爆发力强大,撞得车架猛烈一颤。但,下一瞬间,车壁上绽放出夺目的神光,将酒坛震得粉碎。
“吼!”
九位骨族神灵仰天怒声咆哮,神威爆发,形成混乱的罡风,冲击得城主府中的神纹纷纷显现出来。
在场诸神无不惊骇,纷纷起身。
什么情况,居然有人敢袭击涟公子?
难道有地狱界的神灵,潜入火种大会?
不对啊!
袭击涟公子,为何用一个酒坛?
顺着酒坛飞出的轨迹,诸神的目光,落到张若尘身上。
风兮和风悬对视一眼,皆脸色一变。
认出黄牛道人的鱼晨静,小嘴被震惊得张开,眼中满是讶色,又感到困惑不解。
犰余神君眉头深皱,随即眼中露出一道幸灾乐祸的笑意。
池瑶站在镇元和慈航仙子之间的位置,看到张若尘满身酒气,又看向黄金车架,脸色唰的一下变了,心中甚是担心张若尘,害怕他因先前的事产生了误会。
“难道我们之间的信任,已经变得如此薄弱?”不知为何,池瑶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痛苦之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如果连信任都没有了,还怎么回到从前?
池瑶没有沉浸在自己的低迷情绪中,迅速恢复过来,开始苦思对策。万一张若尘真的不顾一切,向轩辕涟挑战,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化解这场争端?
轩辕涟先前之所以说出那句话,很显然就是已经开始怀疑张若尘,故意试探他。
张若尘现在这么做,岂不是已经暴露?
池瑶唤出滴血剑,目光锋锐,已是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同时,与葬金白虎沟通了起来,必要之时,只能与张若尘一起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兜率城。
哪怕她今后只能被迫与天庭为敌,只能远走地狱界,至少今日,绝不能让天庭诸神和轩辕涟将张若尘镇压。
否则,以星桓天一战,天庭诸神对张若尘生出的恨意,非要将他乱刀分尸了不可。
岚君知晓,那道人针对的是自己,而不是轩辕涟,冷喝一声:“什么人?竟敢袭击涟公子,你这是不想活了吗?”
剑鸣声刺耳。
张若尘背在背上被黑布包裹的剑,飞了出来,落入手中,双目通红,咬牙切齿,大吼道:“老夫上清传人青萍子,今日前来,只为斩你,报十万年前的血仇。”
说完,张若尘手中的剑,爆发出绚烂的青色光华,剑气纵横,杀意凛冽。
“青萍剑!”
一道道惊呼声响起。
“原来他的真名,叫做青萍子。”风兮没有吃惊,早就知晓所谓的黄牛道人,肯定是一个假名。
通过青萍剑,在场诸神已是猜出,自称“青萍子”的道人,必是来自昆仑界。
洛金书早已从神王府赶过来,看见自己心心相惜的“黄牛道友”如此激奋的样子,连忙赶过去,按住他持剑的手臂,关切的问道:“黄牛……青萍子道友,这里可是火种大会的会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千万不要冲动。”
“诸位,青萍子道友,乃是洛某的好友。之前在海域禁区,大展神威,击杀了一位死族的君主,帮助天初文明守住了神椿树。他更是洛某的救命恩人,洛某十分相信他的人品,若不是真有血海深仇,他断然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张若尘看了一眼洛金书,心中暗道,自己这位岳父还真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要知道,自己刚才无疑是冒犯了轩辕涟,谁都不知道轩辕涟的真正性格,万一他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时候,怕是任何修士都要躲得远远的,不敢与张若尘沾上半分关系。
风兮走了出来,道:“青萍子道友对风族有大恩,若道友真有什么仇恨,不妨说出来,我们风族绝不会袖手旁观。”
风族神灵站出来表态,这让在场那些欲要教训张若尘,向轩辕涟表功的修士生出忌惮之心,缓缓后退。
张若尘提剑指向岚君,杀气腾腾的道:“桃岚,你可还记得,昆仑界两仪宗的穆叶青?”
岚君眼神沉冷,轻哼一声:“什么穆叶青,什么两仪宗,根本没有听过。昆仑界,多么遥远的名字,你不提,本神还以为这座大世界已经毁灭了!”
这是一种藐视,更是一种挑衅。
张若尘道:“十万年前,贫道爱女穆也青,便是惨死在你手中,阴元枯竭而亡,死得好惨!”
“当时,贫道受了重伤,一直在闭关疗养,出关之后,听闻这一消息,悲痛欲绝。本是打算提剑去姹界斩你,可惜,昆仑界大劫,圣僧以残剩神力封印了大世界,贫道不得不将仇恨掩埋十万年。”
“你可知,十万年的痛苦,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让你逍遥了十万年,还修炼成了上位神,真是苍天无眼,何等的不公啊!先前在这里,贫道看见你之后,本是不愿扰乱火种大会,更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可是回想起也青,回想起贫道那可怜的女儿……哽……心中的怒火,怎么压得下去,悲愤之情犹如滔天洪水一般袭来,怎么控制得住啊!”
张若尘悲切万分,声音哽咽而嘶哑,泪流满面,提剑的手在剧烈颤抖,将一个女儿惨死的孤苦道人,演得活灵活现,感染力极强,惹得风兮不自觉的双眸发红。
洛金书本来就是有女儿的人,仿佛能够感同身受,安慰张若尘之后,怒斥岚君,道:“洛某一直知晓你们姹界是邪道修士聚集的大世界,但是,因为要遵从天宫的旨意,联合一切力量,一起对抗地狱界,对你们虽有意见,却一直不做任何评价。”
“但,青萍子道友与洛某有过命的交情,他的事,也就是洛某的事!”
“今日,桃岚,你该偿命了!”
岚君是邪道修士,的确做了很多为人不齿的邪恶之事,死在他手中的女子太多了,他自己根本不记得,其中是不是有一个女子是穆也青。
但看青萍子如此愤慨,如此痛苦,如此不顾一切的模样,岚君心中已是信了,看来当年真的采补了穆也青,为今日种下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