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5i1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一千零五十章 我願意看書-213s4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后面的两句话,让沈黎勇心惊肉跳。他下意识就想逃离胡孝民设定的身份,马上断然否认:
“我只是跟戴敦邦认识,他怎么是我的人呢?至于干股,更是没影的事。”
胡孝民淡淡地说:“那就好。我就说嘛,苏北绥靖公署的政训处长,怎么能跟新四军扯上关系呢。”
沈黎勇试探着问:“胡参座,戴敦邦真通共吗?”
“他与苏北做生意,还做得这么大,不通共可能吗?”
“这个……”
沈黎勇觉得胡孝民这逻辑不通,与苏北做生意就是通共,那苏中有一半的商人都通共了。苏北绥靖公署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封锁苏北的经济,禁止一切物资流入苏北。但是,苏北的货物,可以过来。
胡孝民说道:“回去吧。”
沈黎勇低声说道:“能否让我跟戴敦邦见一面?”
胡孝民转身走了出去:“可以。”
戴敦邦与沈黎勇的关系他清楚得很,让他们见一面也无妨。
胡孝民一走,沈黎勇很顺利地见到了戴敦邦。此时的戴敦邦,跟换了个人似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衣服也被皮鞭抽烂了。
看到沈黎勇进来,戴敦邦费力地睁开浮肿的眼睛,眼睛里濡着泪花:“沈处长,你可得救我啊。”
“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沈黎勇想不通,戴敦邦在武进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各方面的关系都能摆平。
戴敦邦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政保局的人突然闯进我家,把我带走。昨天的货,被他们扣下,我的人也都被抓了。”
沈黎勇叹息着说:“这么说,你早被人家盯上了。”
戴敦邦说道:“沈处长,你不是说胡孝民平庸无能吗?他抓我,应该是针对你。”
他被抓进来后,受了一顿鞭子,什么都明白了。自己被抓,是因为遭了鱼池之殃。人家抓到他,首先问的是他与沈黎勇的关系。这哪是查他,就是要对付沈黎勇嘛。
沈黎勇喃喃地说:“针对我?”
戴敦邦说道:“他们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你的人,是不是倒卖大烟,有没有与苏北做生意。还问我,你是不是重庆的人。”
沈黎勇脸色一变,政保局可都是胡孝民的人。他们这样问,确实是对自己。
联想到这次胡孝民提出要来武进,他突然觉得,不是自己监视胡孝民,而是胡孝民准备收拾他。
沈黎勇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骨蹿到后脑勺,浑身的汗毛一下竖立起来,搞不好自己这次要交待在武进啊。
沈黎勇沉声问:“你是怎么跟他们说的?”
戴敦邦苦笑着说:“我哪敢隐瞒,他们好像早就知道了,我不说实话,鞭子抽下来鞭鞭带肉啊。”
沈黎勇喃喃自语:“早知道了……”
戴敦邦说道:“沈处长,你可得救我啊。”
他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沈黎勇手里。只要沈黎勇与胡孝民关系弄好,自己就能出去。如果沈黎勇没让胡孝民满意,自己就要成为牺牲品了。
沈黎勇白了戴敦邦一眼:“你的事人家都知道了,怎么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最強 升級 系統
戴敦邦急忙说道:“用钱买命,你不是说胡孝民喜欢钱么?我给他,多少都给。”
只要能活命,他不在乎给多少钱。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已经被抄了,所有值钱的财物,已经被抄走。”
沈黎勇算是体会到了胡孝民的贪婪,还没给戴敦邦定罪呢,就把人家的家产给抄了。
戴敦邦咬着牙说道:“只要不杀我,还可以给他们钱。”
沈黎勇问:“你能给多少?”
明朝末年一皇帝 倌二代
戴敦邦毅然决然地说道:“五十万元中储券。”
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给少了,人家兴地满意,但如果真的全给了,以后还怎么翻身?
沈黎勇说道:“五十万元?不错嘛。你要知道,胡孝民是收钱才会办事的。”
戴敦邦说道:“请沈处长让我跟胡孝民见一面。”
沈黎勇有些不高兴:“怎么,不相信我?”
戴敦邦说道:“不,支票要当面填,得我签名才行。”
他对沈黎勇确实有想法,自己与他合作,沈黎勇一分钱没出,每次交易拿走了四成的利润。自己不仅要出本钱,还要承担所有的风险。现在出事了,还是被苏北绥靖公署抓的,沈黎勇还让自己拿钱赎身,这样的合作有什么意义?
沈黎勇问:“让你们见面也行,但你知道怎么说吗?”
戴敦邦说道:“所有事情由我一力承担,以后生意全部收手,我去外地发展,再不回武进。”
只要胡孝民和沈黎勇还在江苏一天,他就不会再回来。他已经怕了,跟错了人,不仅身家要搭上,搞不好性命也得搭上。
对戴敦邦的回答,沈黎勇很满意。
很快,伤痕累累的戴敦邦,终于见到了胡孝民。
戴敦邦朝胡孝民深深鞠了一躬,双手拿出一张支票,诚恳地说:“胡参座来武进,戴某竟然没来拜会,实在是失礼之极。”
胡孝民接过支票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的数字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家都是熟人,无需多礼。”
戴敦邦心里很是鄙夷,收了钱就是“熟人”,没收钱之前,差点把自己搞死。
戴敦邦脸上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反而要装得很感激:“多谢胡参谋体谅。”
胡孝民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他并没有因为戴敦邦送了五十万,就对抄了他的家有任何内疚。像戴敦邦这样的商人,就算杀了头也应该。
戴敦邦苦笑着说:“打算变卖家产,离开江苏。”
錦繡 滿 園
胡孝民说道:“怎么,因为一次‘误会’就要远走他乡?你是武进的首富,留下来还是大有可为的嘛。”
戴敦邦叹了口气,没有接话。如果留下来还有作为的话,他当然愿意。怕只怕留下来,把小命也交待在这里了。
胡孝民随口说道:“只要你不再贩卖大烟,其他生意是没有问题的。”
戴敦邦眼睛一亮:“真的?”
胡孝民淡淡地说:“只要你愿意,就是真的。”
戴敦邦突然改变了主意,郑重其事地说:“我愿意,以后跟着胡参谋,一定能有所作为。”
ps:寒流来了,依然在坚持码字,求张月票鼓励一下,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