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0kl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機獅咆哮-第七百三十九章 巨蛋崩解-a0dsr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天地间,只剩余那强强对抗时所爆发的恐怖光辉。
暗黑天使 爬樹的豬
哪怕,是那颗震撼人心的巨蛋在此刻,都无法镇压这股恐怖光辉的夺目。
冲天而起的恐怖能量震撼苍穹,将那遮掩天空的云层尽数荡散,将那隐藏在九天之后的神秘虚空完全展现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轰隆隆!!”
天地间,是那万钧雷霆驰骋苍穹时所掀起的轰鸣声潮。
只要还身处这片战场,
只要神志还能保持清醒的人类,都难免会被此刻发生在这片苍穹之上的异象所震撼。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前掩护雷明凯和长牙狮零式突击的卡尔塔·伊修以及其所率领的部下似乎并没有受到那股歌声的影响,但却陷入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古老厄祭的包围当中。
而且,在这些古老厄祭当中,更有一些体型比卡尔塔·伊修所熟悉的格雷兹还要大上一些的格雷兹穿插在其中,时不时对卡尔塔·伊修所率领的MS部队造成伤亡。
“司令!我们···”
当战况最为激烈的时候,一名部下向卡尔塔所驾驶着的格雷兹骑士指挥官型靠拢时,提出了一个想法。
可卡尔塔却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其他部队的情况。就这样撤离的话,不是我之所愿!”
现在,不止是天地间,就连群山都在响彻着那阵轰隆的雷鸣之声。
更有甚者,这片战场的周围,那些山体都开始出现一些裂痕,以及即将发生山体崩塌的迹象。
—————
“到底是什么样的攻击才会造成如此可怕的景象?!”
这个答案,卡尔塔还不知道,但也不想知道。
她眼前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击败眼前的敌人。
为此,那些穿插在古老厄祭当中的怪异格雷兹便成为了卡尔塔的目标了。
可惜的是,还没有等卡尔塔下令,这些穿插在古老厄祭当中的怪异格雷兹却突然出现了伤亡。
是援军?!
不。
从雷达上来看,赶到这边战场的友军信号只有两个。
“嗡!”
古老厄祭当中,掠过了两道光辉,一架怪异格雷兹当场被砍成两截,应声倒地。
“轰!”
另外一边,那一架正在将卡尔塔的某个部下逼上绝路的怪异格雷兹被一柄突然破空袭来的钉锤从背后贯穿,以被打穿了驾驶舱的结局坠入了死亡深渊。
“卡尔塔·伊修。没想到你有如此胆量落入这边战场。”
随着两道身影从古老厄祭的浪潮中跳出,落在了卡尔塔的格雷兹骑士指挥官型前,卡尔塔也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麦基利斯·法里德?你果真启动了巴耶力?!”
卡尔塔惊讶地看着挡在前面的巴耶力高达,心里不禁地发出了一声感叹。
自己曾经所憧憬的男人,结果真是如此浅薄之辈?
“是的!巴耶力沉睡已久,在古老厄祭复苏的现在,也该是时候苏醒了。”
麦基利斯似乎没有听出卡尔塔的话中意思,朗声笑了笑。
“那么,高达巴巴托斯怎么会跟你一起行动的?”
卡尔塔十分清楚高达巴巴托斯所代表的含义,因此她对三日月和巴巴托斯的出现很是意外。
“是阁下让我协助这个···嗯···巧克力一起行动的。”
三日月似乎并没有记住麦基利斯的名字,而是随意地按照以往的印象给他取个外号。
说实话,对于三日月来说,雷明凯才是给巧克力给得最多的人,但碍于奥尔加严禁三日月乱给雷明凯起外号的缘故,三日月就顺水推舟地将巧克力安在了麦基利斯的头上。
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因果轮回?
“巧克力?!”
反倒卡尔塔对这个外号很是惊讶,但错愕过后,她也反应了过来。
“麦基利斯,你的部下呢?”
“沉睡了。”
麦基利斯倒是干脆,随口说出了答案后,又将问题丢回给卡尔塔。
“你的部下怎么还能保持清醒?刚才你们没听到那阵歌声?”
说话间,一架怪异格雷兹趁着数架布鲁曼联手发动攻势时,试图突袭高达巴耶力,却不料被麦基利斯控制着巴耶力一剑将其连同那数架布鲁曼斩在了剑下。
“轰!”
爆炸的火光将卡尔塔的脸孔照得明暗不定。
羽宙之主 塵世留名
她的目光更是变得疑惑不已。
“歌声?什么歌声?刚才我们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奇怪的声音。”
卡尔塔的回答让麦基利斯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多想。
“是吗?那么,现在我们一起行动吧!赶去与那位骑士汇合!”
“好!”
这一边,麦基利斯、三日月与卡尔塔等人成功汇合。
但雷明凯那边,却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割裂虚空的剑刃倾倒而下,将仓促间爆发而出的幽炎凤凰箭一剑破碎,直奔幽炎凤凰箭之后的漆黑弓天使。
凄厉的凤啼鸣响的瞬间,漆黑弓天使只有两个选择。
一、紧急回避,拼尽一切力量从那必杀一剑之下逃脱。
二、则是用尽所有力量,拼死抵抗长牙狮零式所爆发的必杀一剑。
这两个选择,无论是选择那一个,恐怕到最后,被漆黑弓天使护在身后的那层蛋壳都必然会被这必杀一剑给斩下。
唯一不同的,便是漆黑弓天使能否在之后幸存。
选择,几乎是剑刃落下的瞬间,被拉米娅做出了决定。
漆黑羽翼一收一震,漆黑弓天使全身泛起了一阵黑光,竟在剑刃落下,即将斩在漆黑弓天使头上的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咚!!”
失去了漆黑弓天使的护佑之下,那巨蛋再也没任何手段去阻挡长牙狮零式这凝聚了目前为止所拥有的力量的必杀一剑。
剑刃所爆发的剑光,
那遮掩了一片天地的巨蛋,
两两接触的瞬间,又是一次天地变色的异象。
那是宛如巨钟被敲响的鸣响,
那是某样事物被破碎后的声响,
那是某种可怕事情孕育而出的恐怖回音,
先前还没有合拢,将那片神秘虚空再度阻隔在九天之后的苍穹再度被从下而上的冲击震开。
群山更是在蛋壳破碎的同时,而卷起阵阵嚎哭般的狂风,将所有未能稳住身躯,未能及时找到避难所的生灵全数卷至高空,不断地在狂风中挣扎着,朝着巨蛋破碎之地翻滚而去。
“那···天空都破碎了?!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才能够如此程度?!”
在群山之间的狂风席卷而至的前一刻,及时地带领着仅存的部下,与麦基利斯,三日月一同行动的卡尔塔震惊地目睹了巨蛋破碎的瞬间。
“是那头狮子。”
麦基利斯目光闪烁不定,却将内心中那涌动不止的思绪隐藏住,不让他人,更不让卡尔塔看出异常。
“好厉害的力量。那也是零式阁下的力量吗?”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迟暮未晚
三日月也是惊讶。
只是他找不到多少能够使用的词语来形容此刻他所看到的景象。
“走吧!我们加快速度!”
卡尔塔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早已经失去了敌人踪迹的后方。
不知为何,在巨蛋破碎,狂风席卷而至的下一刻,那些方才还是围堵卡尔塔等人的古老厄祭和怪异格雷兹竟头也不回地撤退了,丝毫不去理会卡尔塔等人到底会不会趁机发动追击的危险。
这一异变,更让卡尔塔坚持了要赶到长牙狮零式身边的想法。
“走吧!”
此刻,没有人会有异议。
要搞清楚这天地间的异象,恐怕就只有赶到长牙狮零式身边才会有相应答案了吧!
那遮掩一片天地的巨蛋已然破碎,将被其隔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小天地再度暴露在了雷明凯的眼前。
只是,透着那不断崩解的蛋壳,雷明凯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幕让人不由地心生恐惧的景象。
人。
人类。
在那崩解的蛋壳之下,是一名名身披灰袍,面目各异的人类。
但是,这些本应该有着各自的生活轨迹,各自的人生行动准备的人类却诡异地静立在那片小天地之下的大大小小样式各异,与当今世界显得格格不入的神秘建筑之下。
从不断放大的画面上可以看到,这些身披灰袍的人类除了面目呆滞之外,眉宇间,面颊处更有着怪异的花纹。
乍看之下,这似乎就是穿越了某条时空隧道,回到了文明之初才会出现的神秘仪式当中。
“阿托亚!!那···那是阿托亚吗?!”
忽然间,一个陌生而急促的声音在公共通讯频道当中传来。
长牙狮零式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高达巴耶力,高达巴巴托斯以及众多格雷兹骑士在这个时刻当中,堪堪赶到了。
而刚才那一声呼唤,应该就是众多格雷兹骑士当中的某个机师所发出的。
“骑士阁下!刚才那一击···”
还在崩解的巨蛋,
四號宿舍
周围那破碎的山岳和大地,
都让赶到这里的麦基利斯大大地倒吸一口冷气。
如此恐怖的破坏力,恐怕是这个世界的MS,MA所未能触及的恐怖境界吧?
“嗯,是我。跟那架长翅膀的机体大大地干了一架。”
零式很是爽快地承认了这一点。
要不是,由于现场的破坏程度早已颠覆了麦基利斯等人的认知的话,零式这一声承认或许也能迎来他们的惊讶。
“约翰。刚才你看到阿托亚吗?”
心细的卡尔塔却注意到另外一个细节。
“啊!是的。卡尔塔大人,在那边,阿托亚就在那边!哪怕是换了身衣服,面上还有奇奇怪怪的图案,但那就是阿托亚没错!”
被卡尔塔称为约翰的机师连忙将他所看到的一幕通过数据链共享到所有人的机体当中。
这一刻,气氛是凝重的。
之前在卡奔塔利亚攻防战当中所发现的谜团,似乎已经得到了解答了。
那些失踪的人类并没有被杀害,而是被集中在了这颗巨蛋当中,以那奇怪的装扮,呆滞地站在那些怪异的建筑下。
“阁下。看来,我们之前所发现的谜团终于得到了解答了。但是,我们的行动恐怕不会那么顺利了。”
麦基利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拨云见日的答案,更是接下来的担忧。
崩解的巨蛋之内,必然是有着数量众多的敌人在等着他们的攻入。
战斗也必然更加激烈,甚至是惨烈。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看上去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自主行动能力的人类,恐怕将会成为被战斗余波波及的牺牲者。
“走吧!”
雷明凯稍一沉吟,道出了早已做出的决定。
长牙狮零式再度迈开脚步间,那柄劈开了巨蛋,逼退了漆黑弓天使的巨剑当即崩解,化为一阵阵璀璨的光辉消散在空中。
这一刻,或许是长牙狮零式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刻。
但雷明凯依然选择勇往直前。
见状,三日月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而卡尔塔和麦基利斯则是隔着屏幕,交换了一下目光后,也跟在了长牙狮零式的背后,向着那崩解的巨蛋前进。
巨蛋之内,那崩解的外壳与外面那无法遮掩神秘虚空的苍穹缺口各自占据半边天空,显得格外地诡异,格外地让人胆寒。
那是一副或许只有在世界毁灭之时才能够看到的景象。
但如今,却神奇地在鲁路修的面前展现。
鲁路修缓缓地收起注视头顶上那片异象的目光,再度看向镜之海面中央处的那道身影。
从巨蛋崩解的那一刻开始,歌声便停止了。
似是受惊,
又似是···等待。
前者或许可以理解,
但后者,鲁路修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在仔细观察之后,鲁路修却发现后者似乎更有可能。
因为,随后落在鲁路修身后的巨大机甲带来了让鲁路修确认后者的答案。
“轰!”
推进器轰鸣声当中,漆黑弓天使直接落在了鲁路修身后数十米之外的平地上。
尽管降落很是平稳,但却可以从其身上那多处破损,甚至连双臂都出现近乎完全损坏机能的伤痕上,可以看出刚才发生在巨蛋之外的那场战斗是多么地可怕。
“自动防御机制···没有启动?!”
相比漆黑弓天使损伤,从驾驶舱当中跳下来的拉米娅更在意巨蛋竟会任由长牙狮零式将自己给破坏。
“祂···似乎是在等待着某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