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o8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喵神的爪爪-第四百五十九章 亂戰1推薦-pr0ie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关于未成年人饮酒的坏处这一话题,本书通过关小桥的不幸遭遇仅仅展示了其中的冰山一角。限于篇幅,在此盖过不提。
在某未成年睡死过去的当晚,整个宋兴师团热闹得像盘古大神正在开天辟地。妖族和人类从天上打到地面,再从地面打到水里。人脑子打成狗脑子,妖脑子打成猪脑子。于是后世在记载武扬江战役时,不约而同的用上一个词:乱成一锅脑花汤。
在魏开成领兵前往192高地后不久,西南方向飞过来大队的战枭。这种半鹰半隼的鸟怪,一窝两三只就能耗死一只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小队。现在乌压压飞来一大片,不要钱似的俯冲人类的阵地。
手持轻武器的人类远征军阵脚大乱,一坨坨的士兵大喊大叫往身后的武扬江里钻。这些都是各城支援滨海的战斗部队,他们缺乏训练和荣誉感。
重生刺客闖都市 沈默的微笑
好在最前面登陆的是滨海的嫡系部队,几位营团长都是跟着于天宇叶聪等元老一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他们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校霸独宠拽丫头
在杂牌军慌忙逃窜时,顶在最前面的是滨海城防军2营,营长王升平拔剑怒吼:
“后退者死!”
王升平平时威势极盛,官兵畏他如虎。这一声怒吼,本已骚乱的战士们纷纷转身勠力向前。
此时战枭的先锋近五十头已经俯冲而下。
战枭打开翼展,几乎有一头公牛的大小。它们闪着猩红的眼珠,爪牙锋利,羽片锋利,全身无处不锋利,从天而降简直势不可挡。
仙痞
战士们没有工事可以遮蔽,脚下只有泥泞的烂泥,就连战壕才挖到膝盖深。他们只有血肉之躯与这种可怕的怪物对抗。
“战术4!拔剑,齐射!”
殇玉 鬼方老人
王升平一声令下,2营战士对空斩击。密集的神光自下而上撞上俯冲的战枭群。
在牙咬牙眼对眼的距离上,一半的战枭被瞬间搅碎,化为漫天的血肉和落羽。
护花战兵
但人类也好不到哪里去。
剩下的战枭余势不减贯穿2营的纵身,再一个急速的回旋拉回半空。刹那间战士们身上的布衣同时爆发灵光,几百人连成一片甚至将整个一方天地照的通透。
离若布衣挡住了第一记的致命攻击,但是挡不住第二记,第三记。战枭从天而降冲击力惊人,它们铁羽的边缘带着锋锐危险的气流,从人群中高速穿过犹如折断崩飞的直升机螺旋桨。
即使正牌修行者也挡不住这样连续的冲击。
步生莲:六宫无妃
前排战士的防御灵光最先耗尽,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死就被切割得四分五裂。同伴的血肉和各种不可名状之物四处飞溅,落到后排战士的头上脸上满身都是。
一名靠近营长王升平的战士抹了一把脸,从乱糟糟的头发上扯下半个眼球,不知是谁的。他摊倒在地上,剧烈干呕。
王升平一脚踹在他脸上。
对上你的眼
“起来!娘么兮兮的东西!”他大喊大叫,“起来!统统站直了!又上来了!”
战枭群在空中盘旋片刻,再度向2营俯冲。在妖将的控制下,没有开智的群妖不畏死伤。
但人类不行,人类有情感,会恐惧。只有最坚定的意志,才能在这场生死碰撞中坚持下去。
即使王升平也无法用语言鼓起战士们的勇气,士兵们手脚乱爬的向后退,只有二十多人还听从他的指挥。王升平狠狠咬牙,一个人冲到阵地的最前方面对铺天盖地的战枭。
菩提情緣:鳳凰泣血相思淚 陳也
“战术4!拔剑,齐射!”
连他在一起22人向天空斩击,而此时战枭群已近在咫尺。这个数量的神光齐射,根本无法阻碍战枭的冲击。这次只有两三头战枭被斩落,其余的疯狂撞上区区22人的阵线。
众人的防御灵光几乎同时破碎,跟随王升平的21位战士被切成血雾,在高速气流的带动下,向后飞溅出百米多长的血痕。
王升平没有身死当场,因为他的修行者搭档曹佳宇用生命帮他挡下所有攻击。
这位搭档和王升平素来不和,训练中王升平性情严苛,而曹佳宇为人温和。两人天生不对付,没少吵过架。
但此时曹佳宇的头颅滚落,滴溜溜停在王升平的脚边。他的眼睛闭着,似乎死亡并没有带来太多的痛苦。似乎以往两人的矛盾只是一场梦幻。
“妈的!”根本来不及悲伤,王升平只能破口大骂,再次举剑怒吼,“战术4!拔剑,齐射!”
他的身后本来已经空无一人,现在却有无数的神光飞射。原来刚刚溃败的2营战士们,又再度聚拢在他的身后。
这一次,战枭群的俯冲无功而返,它们从天而降的冲击在半途被密集的神光击溃。
又是两队战枭自天空盘旋的大队中脱离,向2营俯冲。这一次,战士们在劫难逃,但亦没有人转身。
“战术4!”王升平是真正的铁石心肠,哪怕他手中的神光已经耗尽离若布衣的黄色灵光熄灭,他也不曾有任何犹豫。
但这一次,2营不再孤军奋战。
“战术4!拔剑,齐射!”
“战术4!拔剑,齐射!”
……
周围陆陆续续传来指挥齐射的声音。
2营的牺牲并非没有价值,他们孤军死战的气势感染了所有人。营长指挥官们趁势重整部队,靠近王升平部奋力支援。
短兵相接的战场,士气永远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一个胆小鬼逃跑可以带崩整支军队的士气,一位死战不退的勇将同样可以让溃军重整旗鼓。
远远的天空中,一头身形硕大的战枭失望的挥舞翅膀。他人首鸟身,羽翼乌黑油亮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这位妖将名为涧童,是北方军团飞行部队的一位大将。他一向瞧不起人类,此番指挥战枭群冲击人类先锋,是为了抢下首功。
众所周知,凡人的军队极易崩溃。只要一队战枭将顶在最前面的人类部队屠杀殆尽,后面的人类就会哭天抢地的逃跑。
那时候,涧童就可以指挥战枭大部队衔尾追杀,这是他的拿手好戏。
可是这一次,人类顽强得有些可怕。他不但没有击溃2营,反而折损了一个小队五十头的战枭。飞行妖族脆弱而珍贵,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涧童看事不可为,便让飞出大部的两支战枭小队撤回。它们没有离开,而是远远盘旋。在计划中,也不应该是涧童的战枭部打头阵,他只是抢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