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s9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一百五十九章 安容勾搭了什麼人?相伴-rp4nf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路成濯那边居然毫无作为。
而且那个爆料的那几个大号收了大价钱,不肯删除。
就连微博官方也不肯把路成蹊的热搜丑闻压下去。
这背后之人似乎来头不小。
难道安容勾搭上了什么人。
言舒这几天被事情都弄得焦头烂额。
好在言彻可以出院了。
重生修仙在都市
“阿彻,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知道吗?”
言彻环顾四周,清澈的眸子闪了闪,看向言舒,“阿姐,他是不是已经被赶走了。”
言舒身子一僵。
这几天脑海是不是迸出来的人脸,一下子越发清晰起来。
她甩了甩头,摸了摸言彻柔软的头发,“他欺负我家阿彻,所以就把赶走了。”
“嗯,他是坏人,我以后会保护阿姐的,不需要他。”言彻很眸色认真,小脸还透着欣喜。
言舒无奈。
这两人看来是真的很不对付。
不过言舒也没心思去想纪墨霆的事情,她收拾了一下屋子,洗个澡。
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晚,端着一杯牛奶去了书房。
打开电脑,刚登上微博。
遊釣天下
手机就响起来了。
居然是白念。
“阿舒,我外婆出事了,你能不能帮我叫人送我去我们镇医院,以为去我们镇的班车已经没有有了,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找我,我….”
异世妖孽
“你想别急,你在哪里,你把地址给我,我现在就去找你!”言舒听到从手机里传来白念的哭泣声,连忙安抚道。
“会没事的,别慌,等我。”
言舒跟自家弟弟说了一声,拿起外头走出了门,同时给陆少卿打个电话。
结果这货没接。
言舒没办法又给明希打电话,她没车, 所以只能找有车的帮忙了。
但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个都没接。
言舒第一次意识到,她应该去学个车的。
她翻看着通讯录,一个不小心给路成濯拨了过去。
就在她手忙脚乱准备挂断时。
对方秒接。
“阿舒?”
拔魔 冰臨神下
言舒硬着头皮说道,“那个路先生,你现在方便吗,想请问帮个小忙。”
半个小时后。
言舒坐上了路成濯的车,在白念说的地方,找到了白念。
末世我們壹起活下去 樂樂微笑
“上车。”
言舒对白念说道。
白念搓了搓手臂,钻进了车里,空调的暖气让白念的冰冷身子,有片刻的温暖。
只是她依旧发抖,牙齿打着颤,“阿舒,你说我外婆会不会出事,她已经八十多岁了,我听刘婶说,我外婆是从坡上摔下去的…..”
“会没事的,不要胡思乱想。”言舒搂着她的肩膀,给她取暖,“我们很快就到的。”
白念的手脚已经冰冷,连同着她那颗惶恐不安的心。
车子在黑夜快速行驶着。
车内的气氛沉重又不安。
白念家的罗安镇比较偏,所在的县离市中心最远。
所以哪怕她们开车,依旧耗费了三个多小时再到镇上唯一一家医院。
询问了护士,快速找到了白念外婆所在的病房。
行走在诸天诡秘中 遇见辰默
“小念啊,你总算回来,赶紧看了一下你家外婆。”
白念一进病房,就看到坐在床头的刘婶,连忙走了过去。
“我外婆怎么样了?”
刘婶神情不太好,“小念,你外婆年纪大了,你也知道,再加上这样一摔,你做好心理准备……”
苦境武学系统 衡山君
顿时。
白念眼泪刷的流了出来。
她走到床头看着病床上罩着呼吸机的外婆,难受死了。
如果外婆真的出什么事,她可怎么办。
“外婆外婆,我是小念,我回来了,你看看我…….”白念声音哽咽,握着外婆的手。
刘婶叹了口气,满脸同情走了出去。
而言舒也跟路成濯出了病房。
将空间留给白念。
“路先生,今天又麻烦你了。”言舒歉意对路成濯笑了笑。
内心默默打算,等回去后,得加深一下跟路成蹊的感情。
比较这可是金主爸爸。
路成濯皱眉,神情晦暗不明,“路先生?为什么叫我如此生疏。”
额…
言舒有一瞬间的哑口无言。
除了路先生这称呼,她也想不出其他妥当的叫法。
大概也看出了言舒的纠结,路成濯主动说道,“你可以喊我成濯。”
“那几天多谢成濯兄了。” 言舒当机立断。
路成濯棕色深眸看向言舒,看的她心里不由打鼓。
这是不满意这称呼?
他向前几步,走到言舒面前,突然伸手。
言舒瞳孔一震。
这人不会因为一个名字就打她吧。
这这这……额
他只是
“你头发上有东西。”路成濯白皙的手指上捏着纸屑。
言舒尴尬的笑了笑,“谢谢成濯兄了。”
刚才她差点就以为对方要打她了。
还好还好她没有动手。
不败血皇
不然就糗大了。
言舒松了一口气,就看到白念从病房里走了出来,连忙走了过去,“白念,你外婆怎么样了?”
白念眼睛红肿,显然哭了挺久,“看着不太好,具体情况我想去问一下医生。”
言舒点头,握着她的手,“我陪你。”
医生办公室。
“你就是白艳芳的家属?”
“她是我外婆。”白念回答道,“医生,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不太好,她已经八十多高龄了,再加上是从破山摔下来的,造成身体多处骨折,现在还吊着一口气,凭的都是病人的意志。”
你在终点等我 迩爷
“怕是没多少日子了,你有时间就多陪陪病人吧。”
白念脸色一白,身子站不稳。
要不是言舒扶一把,怕是当场晕倒。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言舒想安慰她,但又不知从何安慰。
“阿舒,今天谢谢你,我在这里守着就好了,你们找个酒店休息吧,都这么晚了。”白念看着言舒,努力挤出了一抹笑。
苍白又无力。
“我没事,我陪着你……”
“不用了,我想跟我外婆说会儿话。”
言舒不不再坚持了,只是告诉她有什么事情,随时给她打电话。
而后带着路成濯去附近找酒店了。
學渣林四枂 HQG
只是这个镇上太落后了,搜了一下附近的酒店,都有些破。
她倒是不要紧,她怕路成濯住不惯。
毕竟对方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