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50s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愛下-第兩百零一章 莫忘初的責問看書-6r5nw

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小說推薦天才練習生:我家老公不是人
莫失澈见大家都不说话了,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正想要道歉,可谁想群里的人都纷纷吐出了鱼泡泡。
我家蒸笼有面包:“。。。。。。”
茶颜悦色:“。。。。。。”
红茶绿茶乌龙茶:“。。。。。。”
茶艺大师:“。。。。。。”
一等狂妃,至尊三小姐 樱菲童
莫失澈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打字说:“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了呀?”
茶颜悦色:“大佬,冒昧问一句,你私房钱很多吗?”
莫失澈掰了掰手指道:“我也没仔细算过,但是我弟弟之前给了我一张卡,说每个月会往里面打一百万给我当零花钱,但是我都不出门也没花过钱,里面到底有多少我也记不清了。”
他说完之后,群里再次冒出了鱼泡泡。
只不过之前是一排排的鱼泡泡,现在是整屏争屏的鱼泡泡。
獨孤求瘦
茶艺大师:“感情咱们群里的这个不是大佬,他是个巨佬,敢问茶粉巨佬,你家还缺女佣吗?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可以去上班!”
茶粉:“女佣吗?我不太清楚,得去问问管家才知道,你等等啊,我现在去问!”
等过了一会儿,莫忘初一本正经的回:“管家说家里女佣有三十五个,目前不缺,你要是找不到工作我可以找我弟弟让他给你安排一个。”
茶颜悦色:“我的妈呀,巨佬家里还真有女佣……”
茶艺大师发了个泪流满面的表情,然后道:“是在下唐突了!”
红茶绿茶乌龙茶:“我曾为自己月入五万而沾沾自喜,可知道今天我才知道,我不配!想到自己刚刚还质疑大佬说自己的弟弟能为我茶反黑,我真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对不起,我现在就为自己的莽撞自罚一杯!”
莫失澈并不明白月入五万是个什么概念,他想起刚刚管家说的话,道:“月入五万是有点少啊,刚刚管家跟我说家里不缺女佣但是还缺个除草的园丁,一个月八万,但是只招男生,你如果想做的话我可以把你介绍给管家。”
莫失澈的话再次在众人心口捅了一把刀子,家里除草的园丁工资都有八万,这个茶粉倒是出声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啊!
虽然对茶粉的凡尔赛行为很是嫉妒,但这也让他们有些相信最开始他说的那句话。
茶粉是洛惊茶的死忠粉,那他口中的那个弟弟或许真的有可能帮助洛惊茶澄清那些黑料。
蒸有面挺久没说话了,他突然道:“茶粉,冒昧问一句,你是不是姓莫?”
莫失澈看到他的话激动了一下,想问他怎么知道,可在文字打完即将发出去的一瞬间他的手突然停住了。
想起莫忘初之前跟他说过的话,于是将输入框里的文字全部删掉,然后道:“不是呀,我姓白。”
我家蒸笼有面包:“哈哈哈,我就说嘛,之前剪视频的时候看到你的录像感觉你和莫氏的总裁莫忘初长得有点像,还以为你跟莫忘初有什么关系,看来是我多想了。”
莫失澈看到这句话后怕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没有说出去,之前莫忘初跟他说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要是今天说漏了嘴被莫忘初知道,倒是肯定又是要被他用凶巴巴的眼神盯着看好久了。
他弟弟不说话的时候是真的可怕……
在得知莫失澈是个彻彻底底的土豪之后群里的人对他愈发热情起来,而在另一边的办公室,气氛却凝滞的让人难以呼吸。
莫忘初坐在办公桌前风轻云淡的翻看着阚山送上来的文件,而办公桌前低眸垂首站着的四人却如坐针毡,大气不敢喘一声。
穿越之女配悠然 萱娆
回到过去 九紫
莫忘初如果生气还好,但他表现的越是淡然就代表他心里压抑的怒气越加旺盛。
这种状态的莫忘初,比平时的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莫忘初看完报告,将文件夹合上轻轻放在桌面上,然后抬眸看向站在左侧的两人。
左侧站着的一男一女,男人约莫三十,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
莫忘初这道视线一扫过来,一股如坠冰窟的感觉便瞬间向两人袭来。
炮灰女配
莫忘初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一下一下如同敲击在两人心脏上,让两人不禁流下涔涔冷汗。
他们从被叫到办公室之后就没见莫忘初说过一句话,叫他们来的人也没说过叫他们过来是什么原因,现在被莫忘初这般看着,想开口却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些什么。
莫忘初把视线转移到那个男人身上,问:“洛惊茶被爆黑料时作为公司运营主管的你在干什么。”
“我……”
男人没想到莫忘初叫他过来居然是问这个,洛惊茶的事虽然闹的大的,但对于龙耀甚至整个莫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虽然他知道莫忘初曾经对练习生这块有过关注,但莫忘初作为整个集团的总裁,关注点应该在那些能赚大钱的业务上,可他今天叫他过来却是问起这个,这让男人完全始料未及。
男人喉头因为紧张滚动了一下说:“莫、莫总,您听我解释!这、这事确实不是我能控制的,当时洛惊茶的黑料刚刚爆出来就已经传遍了整个网络,而且对方还买了大量水军,我当时也让后援会的人赶紧组织粉丝控评了,可对方的水军数量太过庞大,我们只要为洛惊茶说一句话就会被直接喷成狗,这事您可以问茶饼,那天晚上的事她是全程参与的!”
男人说着推了推他身边的女人,茶饼被这么一推也只能站出来,她瞪了男人一眼说:“莫总,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做了挽救,可完全没有办法,对方是有备而来,我们仓促之下根本应付不来,到最后事情发展的全网皆知我们已经根本无法挽救了。”
莫忘初抬眸看了她一眼,紫眸冷淡的直摄人心,女人被他看的一阵毛骨悚然,但还好莫忘初只是稍微扫了她一眼便将视线重新放回到男人身上,不然再被多看一眼,自己恐怕会忍不住尿裤子。
莫忘初看着男人道:“所以说,你当时是有关注这件事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