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gj熱門言情小說 天阿降臨-第609章 瘋狗讀書-4crca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
少女和西诺都松了口气,但李若白仍不放松,问:“你真的没有想过?不许骗我!”
楚君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其实用心经营下光年也不错。”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就都明白了,无奈摇头。李若白却道:“说实在的,我甚至也有同样的想法。你们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李若白面前投射出一段影像,这是在被释放的前一刻。周石磊走进,将一份档案摔在李若白面前,说:“这是免于起诉的文件,签了它你就可以出去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有本事?”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心动可乐
李若白打开文件一看,脸色就有些变了。
周石磊凑到他面前,笑容显得有些扭曲,说:“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突然发现,你那个所谓很厉害的家族也不过如此?真可惜,要不是有规定,我真想把你的军衔一撸到底,但现在只能降到少校为止。预备役的军衔怎么说都还有点用,给你这种废物确实有点可惜。现在没有了军功,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否则的话下次可就没人能救你了。”
李若白合上文件,问:“君归呢,他怎么样?”
周石磊拿起文件,说:“他没什么事,毕竟是现役,而且部门特殊,不大归我们管。而且我看过了,他没什么背景,为你们做了很多事,也才混到个少校。不过是又一个被你们这些人利用的傻瓜而已,就像当年的我。但你不一样!”
啪的一声,周石磊将文件摔在李若白的怀里,用力点着李若白胸口,咬牙道:“你们这些人一生下来就什么都有,所有的资源都是最好的。是,你们是取得了一点成就,可是任何一个人哪怕只有你们一半的资源,成就会差到哪里去?大家族培养一个子弟的资源,如果拿出来分给大家,能出多少人才!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望族,不过是一群短视且自私自利的家伙。你这种人,根本就是蛀虫!”
有些歇斯底里地发泄之后,周石磊平复了一下心情,说:“我不是没有升迁的机会,但是要调到其它部门,所以我放弃了。我只想呆在这里,亲手把你们这种人一个一个地送进监狱,亲手毁掉你们赖以生存的一切。没有出身带来的那些光环,你们什么都不是!”
龙潜都市(花都风水师)
李若白冷笑,“本来以为你还算是个人才,但现在看,你不过是个活在自卑里的可怜虫。”
啪的一声,李若白挨了一记耳光!
山神的休閑生活
李若白脸上浮现出几道指痕,眼中瞬间布满血丝,就欲暴起反击。
周石磊抚摸着自己的手,慢慢地说:“等你走了之后,我就该去讯问林兮了。今天预定的讯问时间是8个小时。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乖乖地让我再抽一个耳光,我就可以把讯问时间缩短一个小时。这个交易怎么样?”
李若白咬了咬牙,把脸转向一边,露出了没被抽过的另一边。
荒域行 萝卜白菜ZK
啪!!
藍白社 魔性滄月
周石磊大笑着离开了审讯室,对门口的守卫说:“通知那边,今天对林兮的讯问缩短一小时。”
影像结束。
李心怡已经怒不可遏,“这就是个疯子!”
西诺说:“很正常,联邦也有很多类似的人,不放过任何可以攻击贵族的机会。”
李若白冷静下来,说:“这家伙就是他们放出来的一条疯狗,专门用来攻击林家。林家现在还有很多人在军界身居高位,想要扳倒他们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么说的话,兮姐可能还要被折磨一段时间。”
一直在思索的楚君归说:“要尽快救人。”
就连李心怡也说:“不要冲动,兮姐在里面不会有危险的,只不过很烦而已。至于若白这个大嘴巴,被打两下也好。要不他轻举妄动,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重生末世之未來 錦弋
楚君归说:“我不是冲动。对方可以用疯狗来恶心我们,也可以用疯狗来做别的事,比如说,伤害。事后只要把他们推出来顶罪就可以了。”
妖殿大作战 翎神
我和女鬼那些年 没错请叫我琛爷
仙始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对兮姐下手?”
楚君归点了点头,说:“接下来还是按照各自的分工,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对付疯狗,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楚君归说完,就离开了公寓。
夜幕下的城市开始了另一种繁华,这座聚集了数千万人口的巨大城市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国度。楚君归走进飞车,开启了自动驾驶功能。在这片城区,飞车航道上上下下被整整划分了20层,据说在市中心最繁忙的地段,飞车航道可以多达40层。
飞车驶向偏远的城区。才开出不远,楚君归就发现后方有一辆飞车在跟踪自己。不用查也知道,这是安全局的安排。
楚君归坐在车内,迅速破解了上层航道的一辆飞车。那辆飞车忽然掉头向下,连续跌落多个航道,狠狠砸在跟踪的飞车上。两辆飞车一上一下,迅速坠向地面。
砰砰两声传来,楚君归安坐不动,让飞车继续按照既定的轨迹行驶。
飞车很快驶出繁华区,进入到一片已经显露出破旧痕迹的街区。在任何城市都是有光鲜繁华一面,也有老旧破败的一面。飞车行驶到目的地,缓缓停在停泊点。楚君归下车,向远处一栋高层公寓看了看。这座公寓楼位于几个街区之外,周石磊就住在这里。
拿到这个情报也有点运气成份,安全局官员的个人信息都是严格保密,到周石磊这样有级别的官员保密等级已经相当高。
楚君归沿街走着,来到一座不起眼的小酒馆前,走了进去。酒馆的生意一般,只有一桌客人,老板在柜台后正擦洗着杯子。
楚君归来到吧台前,说:“听说你这里除了酒之外,还卖一些特殊的东西。”
老板有些警惕地看了楚君归一眼,说:“先说说你想要什么。”
楚君归说:“数据,关于这片街区的数据。”
“数据有很多,你想要哪一种?”
“什么都要,不需要多专业,比如一栋楼里住着哪些人,他们都是干什么的,年纪,性别,这些就可以。”
“你想发广告?”老板问。
楚君归摊手,“卖房子,或者是办个培训班什么的,教人怎么赚钱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