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sk都市小說 神域帝宗-872、帥得掉渣熱推-dk4mu

神域帝宗
小說推薦神域帝宗
“还有父母,也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小千想到自己的父母,不由得看了一眼婉如,叹了一口气,当家才知盐米贵,养儿才报父母恩!
乌凤婉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父母,心中难过,不由得安慰他说道:“只要你高兴,我们现在就去那个属于你的世界,只要你以后对我和婉如好就行了!”
婉如听了要到另一个世界,不是太懂,但是,小孩子总想出门多看看,不由得有些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们可以飞了!”
小千轻轻地捏了一下婉如的小脸说道:“傻孩子,那个地方很远很远!”
乌凤婉却是突然说道:“不知,公公婆婆会不会喜欢我这样一个土包子!”
小千差点就喷了,不由得笑着说道:“土包子?不是怎好吗?我现在正饿,先吃了再说!”他当然没有想到,乌凤婉会说自己是土包子!
乌凤婉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瞪了他一眼:“有这么好笑吗?我说的是正话,不要这样嘻皮笑脸的,谁跟你比牙齿白?”
小千说道:“这就是你多心了,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真是打着灯笼火把也是找不着的。如果是带回去,不但我的父母会高兴,会喜欢得不得了,就连周围的人们也少不了要一天来围着你转,我还怕到时,你跟着别人跑了呢?跟你说个实话,在我们老家那里,有着好多帅得掉渣的男子。”
乌凤婉一听,不由得高兴起来,说道:“你说是的是不是真的?我真的有那么好吗?”
小千点了点头,说道:“怎么,听到帅哥就有些高兴了!”
乌凤婉看了他一眼,骂道:“我说的是你的父母真的会喜欢我吗?”
小千点了点头:“这还有假吗?他们一定是高兴的睡不着觉,还有,他们到时一定会对婉如疼爱有加,我都有些吃醋了!”
乌凤婉这次听了,终于是放下了心来。其实,她早就有所察觉小千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心中还真是有些担心他有一天会离开她们。
乌凤婉高兴了一会儿,马上又是面色一紧,正色说道:“你不会是在安慰我吧?如果真的把我当成这么好的人,为什么早点不告诉我你的过去?”
小千正色说道:“那是以前实力太弱,怕有人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对我不利,我本来就被人追着打,差点就送了命 ,如果再有几个强者把我当成异类来追杀,那我还真是无处藏身。”
北冥诡事 北冥生花
壹句愛妳便要妳死
说到这儿,小千不由得看着乌凤婉,有些坏笑的说道:“想当初,你不是也是一样,见到我就想打,其实,到了后来,我才知道,你当时就已经喜欢我了,这就叫……”
“叫什么?”乌凤婉不由得有些奇怪地问道。
“算了,还是不说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对你好好说说。”
乌凤婉见他一脸坏笑的样子,也没有再追问,知道他又想说混话了,这不是当着婉如的面吗?不由得说道:“如此说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反正,这个世界里,除了你和婉如,也没有我留念的人,只要你走,我就一定跟着你走,如果到时,你敢对不起我,我一定剁了你!”
“当着孩子的面,别说这么血腥的话!”小千说,“不过,我想,应该是快了,只要把魂殿的人灭了,我们就离开这里。主要是,我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地方,就见不得这里的人再这样受苦下去,想要还他们一个太平!”
重生之雲綺
其实,小千的心中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婉如这么小,能不能跟着自己一起回去?那个地方虽然什么都好,但是,她不一定适应那里的环境!
极天圣典
小千的思绪还没有转完,乌凤婉又担心地说道:“万一,那个世界的人都不喜欢我们娘儿俩,怎么办呢?”
小千想都没有想就说:“那么,我们就重新回到这个世界,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过日子,到时,你再给我生一堆儿女。”
乌凤婉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婉如却是高兴地说道:“那太好了,到时,我就可以带着他们玩!”
那个男人我的
乌凤婉和小千都被婉如给逗笑了,但是,婉如却是说道:“不过,我还真是舍不得这里的好朋友,如果要回去,能不能带上她们?”
情陷于诺,总裁的兼职太太
这个问题小千和乌凤婉都不好回答,这不是一个羊是放,两个羊也是放的问题,而是,她们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如是带回去,将如何安置他们?
但是,既然婉如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们又不能不回答。
乌凤婉看着小千,这个问题当然得他来回答。小千想了想,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晚了,快去睡觉去了!”
婉如一听说睡觉,不由得缠着小千哄她睡,让他讲故事,并说,他之前答应要把那些童话写成书的,一直没有动手。
小千忙着说道:“好好好,一定写,把事情忙完了就写,现在,我给你讲睡前故事!”
桃夭女尊
婉如高兴了起来,小千却是发现,原来,要带大一个孩子真是要付出很多,很辛苦的,不过,也有了很多的乐趣!
讲了两个故事之后,婉如就睡着了,但是,小千却是睡不着,现在,这个问题提上了他的议事日程,心中更加的想家。
但是,如果不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他还真的不能安心地离开,不然,白浪费他好不容易到这里一遭!
乌凤婉像是感觉到他有心事,不由得问他在想什么,是不是还在想回去的事情?
天师问情
小千说出了心里的顾忌,经过了这几次与魂殿的交锋,虽然对方受挫,但是,依然没有伤到对方的根本,特别是他们的掌教一日不除,对他就是一大威胁。
而他现在虽然实力提高不少,但是,要与那名掌教相比,应该还是有着莫大的差距。
并且,他现在很是奇怪,玉瓶之中的那个宗师级别人物,竟然不见了,他进入玉瓶之中也感受不到了他的灵力波动,使得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不知那人现在又要搞什么鬼?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到了现在,他并没有见过那个人的样子,更不知他是何人?其至是敌是友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