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1h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文明之星神劫 起點-650. 祝福與詛咒!讀書-s9urj

文明之星神劫
小說推薦文明之星神劫
小武似乎被限制了自由一般,身影被无名屏障扭曲,一直转身背对着诸葛云,看不见面孔。
她就那么静静漂浮着,除了背部四散舞动的纯白触须,没有任何多余动作。
诸葛云皱了皱眉头,也没开口,只是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眼前这些战斗囊,从四周近似于圆形的空间中,按照一定顺序排列,一直延展到穹顶地方。
蠕动的壁管弯曲,恣意生长,酸液顺着筋脉横流提供着养分,有种不规则律动的美感,滋润着这个空间中的一切生命,同时散发出令人厌恶的气味。
这里的环境对变异者来说,就像是生命乐园一样,但绝不是人类喜欢的模样。
战斗囊的作用各不相同,分部广泛,诸葛云粗略计算一下,至少也有上千个左右,大部分战斗囊是呈螺旋上升状的,越往上越是紧密。
壹品狂後:江山美男入我帳
但无一例外,每个战斗囊和生活囊中都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黑煞能量。
诸葛云浮空而起,靠近那些囊块仔细探查了一番,并未再继续向前移动。
他看到小武浑身腾起的白芒,周围有力场屏蔽,无数丝线开始加速动,像是天使一般。
“嗯,这里是培养仓,生命灵种诞生之地,方舟内专门调制变异体的场所。但祭坛上那股力量并不属于这里……” 诸葛云神识很快扫过,将整个结构尽收眼底。
可小武到这变异者诞生的地方来,是要做什么?
还有,李银龙 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开始沉吟,默默思考着。
刚才他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没看到李银龙的残躯?
还有那个奇诡的屏蔽力场,到底是什么?
布局、结构、气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之前在西部大陆地下深处所见,那只活了无数个世纪的古老生物体非常相似。
其中也没有计都人遗留下来的设备,诸葛云更确定了——毫无疑问,方舟是与“S”生命体同源同脉的基因造物。
只是,此地看起来没有那么古老而已,这是两者唯一的区别。
并不难理解,对于近乎无尽寿命的方舟来说,毕竟几千年的时光,也只是处于婴儿期。
“啵嗞——”
诸葛云脚下肉壁极速凸起、翻滚,黑煞之力一阵涌动。
楚汉传奇 王培公,王亮
他的神识探测到一些东西正在朝这里而来,但表情却依然淡漠,一动不动。
不远处,几十条巨大的触手从看不见的肉壁中伸展出来,像海水涌潮波浪一般,痉挛蜿蜒着,迅猛向诸葛云的所在扑过来。
随后,触手们像是接到了某种命令,迟疑了。
在距离不到百米的地方,很快就平复下来,乖乖低垂下尖端,蠕动着贴服于地面,旋即沉入肉壁,消失不见了。
在诸葛云庞大威压下,方舟的防御机能无条件屈服了,地面在微微颤抖,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它们的惧意。
“太慢了,它的意识乱成一团啊!方舟是在混乱状态吗?”诸葛云喃喃道,他都已经来到此地至少10秒了,防御机制才开始启动。
另一个发现却让他有些纳闷,“可是,在方舟体内,为什么还寄生着这些东西?”
通过短暂的神识扫描,诸葛云已经基本了解,潜藏在空间深处肌体运作和组织器官等结构了。
那些触手作为方舟体内的防御机制,似乎有些不伦不类,倒像是后加上去的一样。
也就是说,并非“原装”。
同时,他还注意到了一点,在那个蛋型的祭坛下面,除了有非常多纵横交错的神经网络,还有很多别处没有的特殊结节器官。
这就证明了一点,祭坛内部信息交互发达,比这间实验室内其它地方要多出好几倍,应该是中央脑神经的节点所在。
在脑神经节点下方,还有一些明显经常开闭的腔道。
“那是方舟的排泄腔道,还是口腔、鼻腔一类的管道?”他略微沉吟了一下,本来并不想深究的,但那地方有股特意隐藏起来的能量,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一番。
“李银龙的身体呢?难道是被小武藏到那里去了吗?”在蛋型祭坛上,诸葛云的神识停留了大约两三秒时间,足够他打探了一番了。
他并没有看到小武将李银龙藏匿起来,但就是感觉不到那具残躯的气息。
诸葛云知道,变异者绝不会这么容易死的,除非他的灵核彻底熄灭。
“这是——”
诸葛云在扫描了一圈后,神识又集中在那个祭坛上。
略微震惊是因为,他感觉到之前在小武身上那股莫名的力场又出现了,显然这就是那位无名氏援助的力量。
“嗡——”
天才小混混 痞子豹
就在这时,他的神识透过祭坛,看到管腔内剧烈收缩了一下。
诡异的力场瞬间扩大,他似乎在那一刻看到了包裹的隐形之物,就在他眼皮底下瞬间消失!
“糟糕,刚才是动能弹射?”
诸葛云猛然间醒悟过来,手上凝聚出一道蓝光,直接挥了出去,祭坛顿时一震,但之后就没了声息。
废柴休夫,二嫁温柔暴君
原来,之前看到的那个腔道不是排泄道也不是呼吸道,竟然是发射管道,方舟强劲的肌肉产生巨大压力,将其中的某些东西喷出。
但诸葛云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太多。
李银龙的残躯被像潜水艇发射鱼.雷一样,早就飞出了方舟,也许已经堕入深海不知什么地方了。
诸葛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方舟居然自己将李银龙转移了。
他的神识立即与方舟沟通,没有结果,只是传来一阵虚无回应。
他很快意识到,这并不是方舟本体的意志,而是另有其人在下命令,所以当然得不到答案。
喜樂田 向陽花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人物的独家小妻
诸葛云当即看向小武,面不改色,冷声发问道。
“哈——我说过,咱们肯定还会见面的。”
偌大的空间里回荡着一个声音。
小武终于转过头颅,诸葛云目光一凝,没想到竟是她在说话!
小武的声音还是那样柔和,语调却不是她自己的,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诸葛云凝神看起,其实不光是脸上,就连她身上所有的皮肤都是惨白的,看上去像一具活尸。
瞳孔里闪着腥红光芒,眼神非常空洞,毫无生机。
傲剑凌神
她看向诸葛云,半透明的触须一直缓缓而动,包住了几乎倮露的躯体,两片薄唇轻轻吐出声音:“我们都知道,那个家伙很靠不住……我承认对你很有兴趣,但也不可能让你就这样杀了他。”
“这是指李银龙?”
诸葛云心中暗想着,眯起眼睛。
“哦,我们见过吗?” 看到小武这副样子,诸葛云胸中那股莫名怒气油然而生。
但他压制情绪,不动声色,并没多想。庞大的神识一动,将主要精力放在那个祭坛上,“哼,别藏了,现出你的真身吧!”
刚才小武身上那股莫名之力被突然放大,诸葛云有些疑惑,因为他并不确定,那家伙是否就躲在祭坛深处。
虽然是小武的声音,但诸葛云知道,那并不是她本人的意识在与自己对话。
一般的精神操控,操控者必定在离bei操控者不远处,但在无限远的距离上竟能够控制小武,这份能力相当恐怖。
对方到底是谁?
放眼整个时代,不!是整个地球,谁竟然敢这样跟他说话?
彼岸传说之消逝的蒲公英 天心羽
诸葛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小指忽然屈起,啪地一道闪电在那个祭坛上炸裂。
验证完毕。
对方说得一点没错,那地方没有任何东西!
“呵呵,无聊之举。我根本不在这里的,别白费工夫了。”
诸葛云看着小武的脸,苍白、轻薄的嘴唇开阖着,发出曾经很熟悉的声音,可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他的神识继续探查,但与先前一样,依然没有找到可以提供线索的东西。
“看来,你好像不太相信我说的话啊?”小武的话里带着一丝不屑,又说道,“放弃你的神识探查吧,与宿主一对一的连接让你感到疑惑吗?还是说……”
“宿主?小武是宿主?”诸葛云听到话,心中闪了一道花火,似乎想到了什么。
可……到底是什么呢?
在这种情况下思考很难,他竟一时想不起来了。
戰國演繹 羅烈烈
“你真的不在这里吗?”诸葛云直接问道。
“当然,你根本不相信这是我的能力?”小武苍白的脸孔上浮现一抹笑意。
诸葛云试着用神识阻断那股精神连接,但却没用。
“你的能力是不可能撼动我的,这份能力远超想象,不是你所能了解的。”
“是么?那你为什么不敢现身?”
“因为没有必要。”
“没必要?你刚才说,我们‘又见面了’是什么意思?”
“呵呵,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诸葛云的确感到这股能量波动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了。
如果自己的灵力能更强大的话,说不定能一举突破这道能量壁障的限制,追溯出波动来源。
自从小武在古格山脉被黑曜会抓走失踪后,她身上就显出一股之前从未见过的力量。诸葛云感觉,这力量就像激活了一道灵泉,对于小武的身体来说,既是个祝福也是个诅咒。
但现在,偏偏自己没有能力让小武解脱这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