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1bn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諸天諜影笔趣-第八十六章 今日,我打破輪迴,帶你們回家!-5yiad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诸天谍影
反抗军的口号是,主神殿给爷爬。
但黄尚要做的,是让主神爬都别想爬!
没办法,【主神】不止一位,是一个族群,哪怕内部有矛盾,但对外方面,肯定是有一致性的。
同样的,【盘古】与【主神】互为对手,但单纯的成为【盘古】,充其量也只能对付一尊【主神】,其他怎么办?
更别提诸天世界是【盘古】体内所化,都已经被主神殿入侵,如果他直接晋升,肯定是落在【主神族】的大本营里。
到时候,就是一群【主神】围着他这个新生【盘古】的画面了。
小老弟,发生肾么事了?
结果被群殴打死,身躯再度化作新的诸天,不过是又一个轮回罢了!
所以从一开始,黄尚的目标就十分明确。
不仅是击败主神,也不仅是击杀主神,而是要掠夺主神,包括身份,一并拿下!
“狂妄!狂妄!”
而这个宣言,也让原体彻底疯狂了。
愚弄自己也就罢了,还想吞了自己?
从来都是主神吞噬别人,何曾又被别人吞噬的时候?
实际上,从主神殿奴役轮回者的那时起,双方早就是不死不休,只是这一刻,彻底摒弃一切侥幸,只为分出生死!
战斗再度升级。
黄尚的攻势恢弘磅礴,原体的风格奇诡凶诈,但此时,两者都变成了搏命。
每一下攻击皆是煌煌湛湛,如歌如泣,惨烈惊天!
将我之所有,孤注一掷!
拼!杀!
再无其他!
越是如此,战斗越快趋向明朗。
原体的超级缝合怪身躯,被黄尚打得支离破碎。
虽然恢复的势头依旧,但每一次的难度都比前面增大,缺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熟悉的蚀化能力更被对方不断侵蚀。
我侵蚀你的侵蚀。
在这种基本盘都丢失的情况下,原体知道,自己完全没有获得胜利的希望了。
实际上,如果有半点取胜的机会,以超维生物的高傲,又怎么可能在之前与黄尚谈判商量,做出妥协?
那么……
下面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死!
原体的意念波动里,透出决然:“我即便死,你也休想炼化我!!!”
祂的【蚀化】区域立刻开始坍塌,无数密密麻麻的黑点出现,每一个都堪比宇宙中的超级黑洞,无数的超维力量碎片,伴随着意念和记忆,分散进去。
黄尚要炼化原体,就是要获得记忆、天赋、气息乃至一切。
正如六耳猕猴变化目标一样,至少要有一定程度的掌握理解,才能做到不穿帮。
在低维世界,这都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何况如今要取代一尊超维生物?
原体此时宁愿自己分裂,碎散成无数,被蚀化罗渊吞噬,也不给这个【盘古族】的大敌得手。
不过一尊超维生物遨游时空,所见所闻实在太多,就算祂想要自我毁灭,在敌人的压制下都不容易。
“终于到这个时刻了!”
关键是原体还不知道,黄尚看着自我毁灭的一幕,也暗暗松了口气。
他之所以早早说明目的,不是得意忘形,恰恰是让原体走向这条道路。
因为自我毁灭,也代表着放弃战斗。
如果原体顽抗到底,哪怕确实赢不了,但两败俱伤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样一来,反倒对他进行最后一步计划,造成极大的干扰。
现在好了,原体自废战力,黄尚展开手掌,万能卡浮现,然后外壳再度剥离,露出核心那块难以描述的奇妙晶体。
终于动用!
原体最为忌惮的【造化之心】!
然而黄尚的使用方式,并不似原体所想的,实施致命一击,而是形成一条通道,通向一颗蔚蓝的星球。
这个出乎意料的进展,令原体都不由怔住:“那是……”
黄尚回答:“那是我们的家乡,也是第一尊【盘古族】造化的世界,地球!”
他举步往通道内走去,手中握住宝塔,上面是一张张闭目沉睡的面容。
轮回塔上,被主神殿无限利用的轮回者,面容也纷纷出现了情绪波动,隐隐感觉到了他们的命运,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日,我打破轮回,带你们回家!”
轮回塔上,有部分英年早逝的地球人,比如某位即将进军超维的存在,也有许多是活生生被掳走,然后主神殿塞了一段死亡记忆,以为是被复活的地球人。
黄尚根据各自情况的不同,尊重他们内心深处的选择,从中挑出大部分光点,循着时光长河,送往他们被主神殿掳走时的节点,投入进去。
无缝回归,对于身边人来说,那些人甚至没有离开过。
而这一刻,看着一道道身影从塔上飞出,带着解脱之色,进入时光长河,其中有反抗军的战士,有昔日追随的小伙伴,也有亲手终结的敌对者,黄尚都露出感慨之色。
他终于做到了。
曾经的仇恨早已烟消云散,他祝福所有的回归者,并且消除了主神殿经历的痛苦记忆,同时保留下了一些积极向上的正面影响。
他们受了那么多苦难,也该获得些回报,走向更好的未来。
……
福利院中。
十三岁的少年睁开眼睛,呆呆地看着掉漆的房顶。
片刻后,他直起腰,坐了起来,又打量起空气里飞舞的灰尘。
这里是他熟悉的“家”,也是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每个孩子只要懂事,都希望出去。
无论是被领养,还是成年,只要出去就好。
而他总是孤僻得蜷缩在角落里,默默地观察着其他人。
他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怯弱,连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生怕万一在新的家庭遭到虐待,又怕将来在社会没有立足之地。
到时候,连仅有的福利都没有了。
不过午夜梦回之际,他也是想出去的。
最好那些孩子,能像曾经看到的杂技表演一样,在自己的控制下,出去见一见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好羡慕傀儡师,有那些可以控制木偶的丝线……”
这是他的口头禅,一个自言自语的口头禅。
终究只是妄想。
只是今天醒来,一切都似乎有了变化,世界的色彩变得丰富起来,不再是灰色一片。
他缓缓走到门前,伸手小心翼翼地推开,看着太阳照耀的院子,走了出去。
好像……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也不难。
……
沙县小吃。
老板兼厨子兼伙计,一边掂着勺子,熟练地做着黄焖鸡米饭,一边斜眼看向吊在墙角顶上的老式电视机。
他三围统一,圆滚滚的身子,肉嘟嘟的圆脸,再加上穿着黑白相间的衣服,像个憨态可掬的大熊猫。
正带着笑容,看着里面的节目,耳朵一痛,被一只手轻轻拧住:“你现在都敢偷拿钱了,暖水瓶长胖了——胆挺肥啊!”
老板双手摆动,赶忙讨饶:“诶诶诶,老婆,老婆,听我解释!”
老板娘恶狠狠地道:“钱呢?我告诉你,你不解释清楚钱的去处,我保证让你成为浇了有机肥的蔬菜——屎到淋头!”
老板从手机里调出感谢信:“那些钱捐给灾区了,没走红十字,找了个放心的组织。”
老板娘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哎呦喂,你心肠什么时候这么好啦?”
老板苦笑:“我以前想着大富大贵,出人头地,做一番大事业,什么黑心钱都想赚,但前个儿突然想通了,只要有你,咱们不分开,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比什么都好啦……”
老板娘脸色柔和下来,搂住他的胳膊:“那成,这钱花的没毛病,我支持!”
不过下一刻,她又抬起头,凶巴巴地道:“但下回你要跟我商量,如果再这样自作主张,我还是饶不了你!”
“好好好,老婆放心!”
夫妻两个正在秀恩爱,外面传来客人不耐烦的声音:“老板,来份黄焖鸡,多浇点卤!”
老板眯起眼睛,露出真诚的笑容:
“好嘞!稍等!”
……
传销窝点。
一个面如满月,五官忠厚,留着平头,气质很和善的男人,怔怔地站在窗口前。
以他的长相,如果披上一层僧袍,去扮演得道高僧,都不用化妆。
可惜这副好皮囊,却用来骗取别人的信任,发展下线。
“兄弟姐妹们!大哥大嫂们!”
“我们传达的,是席卷全球的创富模式,颠覆传统的理财方案,震撼业界的财富密码!”
“这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个打造千万乃至亿万富翁的摇篮,正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有志之士!”
身后传来了声调各异,却气势整齐的声音,哪怕刻意压低了嗓门,也能听出里面的狂热。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群人。
身材要么很瘦,要么肥胖,发型都很简单,男的平头,女的化妆较少,却刻意收拾得很干净,体现出一种朴实的感觉。
毕竟现在的人,不好骗了。
这是他一心发展的事业,但此次见了,却生出一股浓浓的抵触。
可惜心可以向善,过往的罪恶却不会无条件消失。
突然间,几个干瘦的人窜了进来,急急低呼道:“大盖帽来了,快快快!”
大盖帽是这边对警察的老称呼,很有年头感,其他人听了立刻变色:“他妈的,怎么又被端了,现在传销都是夕阳行业了,去抓电信诈骗不好吗?还来为难我们……”
“赶紧走啊!逼逼赖赖什么!”
一群骨干熟练地从院子后门闪出,快步往不远处人多的菜市场里面钻,可没走几步,就见两侧有警察包抄了过来。
眼见着财富密码们要被一网打尽,富态男反应最快,身子一闪,就钻入了一条小巷,撒腿狂奔。
“站住!”“站住!”
不多时,后面就传来了警察同志诚恳强烈的挽留,但这反倒激励了富态男的闯劲。
他左拐右绕,仗着对地形的熟悉,与后方的脚步声逐渐拉开,最后来到了一处臭气熏天的地方。
他目光一扫,发现那边正在疏通下水管道,工人们暂时去休息了,只留下打开的盖子,被随便地围了起来。
实际上不围,也没有人过去,但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摆脱抓捕的希望之光。
“要跳吗?”
绝版美男独家爱
富态男却迟疑了,不是害怕金水四溅,也不是怕臭恶心,而是不愿意继续这样东躲西藏下去。
最终,他下定决心,转过身来,不再逃跑,面对追了过来的警察,双手前伸,摆出戴手铐的姿势,垂下了头。
“我再也不做违反乱纪的事情了!”
……
艺术中心。
“徐锦江先生出生于医学世家,兴趣却不在学医而在作画,他拜在国画大师,岭南画派代表人物关山月门下,名师出高徒,请看这幅《虬松劲罗湿衫》……”
例行的整体介绍后,参观者三三两两分散开来,欣赏着自己喜欢的画作。
其中一位脸型稍方,眼睛明亮,扎着马尾辫的女子,也在踱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明明对画画没什么兴趣的,也不喜欢在朋友圈发这些与艺术品的合拍装逼,可听到徐锦江的名字,鬼使神差的,就进来看看了。
“陶冶陶冶情操吧!”
她正安慰着自己,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连串惊呼:“哇,徐老师,你是吗?”
她循声看去,就见一群参观者,围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那男子乍一看上去,很像徐锦江,又像海王,还像雷神。
但细细打量,就发现他与徐锦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轮廓更加柔和,性格也显然腼腆许多,像个羞涩的大男孩,眼神都不太敢与人正面接触,此时更是连连摆手:“我不是,我只是长得有些像!”
不少人很快没了兴趣,几个女孩子转了转眼珠,还是热情地上前要求合影。
方脸女子看着那高大男子尴尬的模样,莫名觉得好笑,此时男子的视线看过来,两人视线对上。
高大男子只觉得心脏一跳,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毫不迟疑地摆脱了几个要求合影的妹子,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大姐头……”
方脸女子嘴角抽了抽:“你喊我什么?”
高大男子脸色一僵:“不,不,美女,能认识一下吗?”
迎着那认真而清澈的眼神,方脸女子抿起嘴:“看不出来,很有搭讪女孩子的经验,老手啊!”
高大男子抓了抓头,脸微微涨红:“我没经验,但你不同,我一定要认识一下,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
他说的真情流露,方脸女子噗哧一笑,落落大方地报上了名字:“还说没经验,脸皮真厚,好吧,我现在正好不想看画,一起出去转转?”
高大男子笑容灿烂,下意识地回道:“嗯,我们一起结伴走下去!”
方脸女子眼眸也下意识的温柔起来,脸上却啼笑皆非:“你说话怎么古里古怪的,模仿徐锦江说台词啊?”
“啊这……”
高大男子想了想徐锦江老师的台词,但凡是配角,几乎都是大反派,台词都是凶恶无比,如果是主角的话……
那台词更单一了!
方脸女子倒不是刨根问底的人,爽朗地道:“走,去找点好玩的,不远处有家射箭馆,我可是老会员了……你不会?没关系的,我教你,一个男人,长得高高大大的,别这么害羞!”
两人说说笑笑,向外走去。
阳光洒在彼此的身上,肩并着肩,汇入人群之中。
……
办公大楼。
职场女子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这里可以俯视周围的群楼,有种高高在上的惬意感,是繁忙工作间为数不多的乐趣。
她的眼神有些失焦,好半响才缓过神来,然后看着一物,视线随着滑过,又露出奇异之色:“雅婷,你快来看,外面的云层中,好像有只雀儿在飞。”
不远处传来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姐,我现在只想熬到年底结束,把年终奖拿到手,别说看鸟儿飞,就算是孔雀飞过去,我都懒得看……”
“是啊,我有些大惊小怪了……”
职场女子笑了笑,她在省城打拼,年底是最辛苦的,业绩杂事多不说,还往往如履薄冰,不敢有半点错漏,省得那笔丰厚的年终奖受到损失,而等到过完年会后,才能放松下来,但又要回老家,进入到另一轮精神折磨上。
催婚,还是催婚,秀娃,还是秀娃,攀比,还是攀比……
只是这一刻,她看着那展开翅膀,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翔的鸟儿,露出了由衷的笑容,仿佛看到了自己。
“终于……挣脱牢笼了!”
自言自语了一句莫名的话语后,职场女子如愿以偿,容光焕发,提起包包,朝外走去。
打工人小妹诧异地抬起头:“姐,你到哪里去?”
“突然不想在这干了。”
她突然有浓浓的信心,自己能胜任更好的工作,挥了挥手,高跟鞋在光可鉴人的地上,踏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洒脱的气质让其他同事纷纷侧目。
离开公司大楼,她轻盈地转了一圈,到公寓略作收拾,上了高铁。
一只欢快的雀儿,展开翅膀,飞回了家,不再嫌弃唠唠叨叨的父母,紧紧抱住他们:
“爸,妈,我回来啦!”
……
(明天大结局。)